专家析“一国两制“在港实践与发展 显强大生命力

0 Comments

  7月1日是香港回归祖国15周年纪念日,也是“一国两制”的巨大构思实际15周年。15年来,香港坚持“一国两制”的方针,坚定落实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整个社会经济生长,民生改善,民主进步,浮现出勃勃生机与活力,充足证明了这一实际的正确,且行之有效。15年来,这一实际也在实际中不断丰盛、生长,显示出强盛的生命力。

  “一国两制”在设计之初针对的是台湾问题的战争解决。但当首先运用于中英之间解决香港问题,就超越了“国内”事务的范围,具有了国际间“战争解决争端”的重要意义。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的签署以及199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颁布,为“一国两制”实际的实行奠定了法令根蒂根基。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基本法》同日生效,“一国两制”由实际进入实际层面,历史掀开了崭新一页。

  15年来,香港在“一国两制”政策指导下,克服诸多不利因素,各方面取得斐然成绩。政治上,特区政府施政平稳,先后顺遂实现四届行政长官推举和四届立法会推举。政制生长稳步推动
,2007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确立了香港举行普选的时间表;2010年6月,立法会通过《2012年政改计划》,被视为香港政制生长史上的里程碑。经济金融方面,在地方政府大力支持和特区政府的率领下,香港承受
住了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和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的考验,坚持了经济持续增长。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的位置得到坚持和晋升,离岸人民币业务生长顺遂。社会民生方面,回归以来,尤其是2003年以来,香港社会的气氛逐渐朝着理性、务实的方向生长,重要民生议题尤其是近年突出的贫富差距拉大、楼价高企等在特区政府出台多项措施、踊跃应答之下浮现缓和之势。对外联络与国际来往方面。一是与内陆经济联络愈来愈
密切,自2003年以来签署了《内陆与香港更紧密经贸关连安排》(CEPA)及8个补充协议,这是地方“挺”港的详细措施,也是内陆与香港谋求更密切经济联络的措施之一。此外,在地方大力支持下,粤港澳配合和泛珠三角区域配合进展顺遂。二是自2008年以来,在两岸关连缓和的大背景下,踊跃开拓与台湾关连的生长,树立相似海协会、海基会“大两会”方式的“小两会”(协进会和策进会),每年轮番在两地举行联席会议,2011年港台还互设处事处。三是国际来往不断扩展,特区政府自回归以来,胜利举办多项国际性会议,包括1997年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年会、国际电信同盟
2000年和2002年亚洲电信展及2006年世界电信展、2001年环球财富论坛、2005年世界贸易组织第6次部长级会议等。日前,特区政府共加入各种范例的国际组织230多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5个国际组织在香港设有处事处。

  实际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任何一种实际或构思都需要在实际中不断丰盛、生长。“一国两制”也不例外。在十几年的实际中,地方和特区政府都碰着过一些较为棘手的问题,相关机构和人士研究、测验考试、磨合、调试,好的做法保留、弘扬,不合适的及时纠正,本着实事求是,为香港好,为国家好的严谨态度应答实际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也丰盛、生长了这一实际:

  一是在实际中更为明白“一国两制”的基本概念。首先,“一国”是“两制”的条件,生长“两制”必需在“一国”的根蒂根基之上。地方对“两制”的生长负有主导责任,在有关香港将来生长方向等重大问题上,地方彻底有权力也有能力参与。如在香港政制生长问题上地方有主导权,这也是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决定香港普选时间表和路线图的缘由。香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虽然“特殊”,但特区政府与地方政府仍属于地方与地方的关连。在2006年的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生长第十一个五年计划纲要(简称“十一五”计划)中,香港第一次被列入其中,从战略高度着眼香港的生长;2011年的“十二五”计划更是把坚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单列一章,充足彰显国家对港澳将来生长的重视。其次,港人治港要求治港者必需是爱护国家维护主权爱港的人,2004年的“爱护国家维护主权者治港”大讨论对邓小平同志提出的“爱护国家维护主权者”的概念举行了充足地阐释,指出这一概念范围虽然宽泛,但并不是
没有标准,且该当在实际中通过制度设定确保爱护国家维护主权爱港者办理香港。再次,高度自治并不是
彻底自治,而是地方授权下的一种自治。

  二是在实际中坚持践行、维护《基本法》立法原意。《基本法》1990年颁布,1997年实行,在十五年的实际中,难免碰着一些引发这样那样争辩
的问题。这就需要全国人大常委会按照《基本法》第158条的规定举行说明。人大常委会的释法虽然极为克制,但该出手时就出手,及时停息争议,有助社会形成共识。香港回归以来,人大常委会共举行过四次释法,其中有两次是特区政府或行政长官提出请求,一次由人大常委会自动释法,比来的一次由香港终审法院提请,也即《基本法》第158条第3款的明文规定。实际上在实际中形成了特区政府及其领袖也可以提请人大释法的先例。这既是对《基本法》实际的丰盛,也是对“一国两制”详细实行的充实、完善。

  三是港台关连“先试后行”的实际是对“一国两制”政策的有益补充。从“一国两制”角度来看,港台关连不应落后于两岸关连,相同,还应在某些规模走在两岸关连的前面,为两岸关连的进一步生长探索一条更好的路径。

  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回顾过去的15年,咱们在为香港取得的成绩觉得骄傲的同时,也应清醒认识到“一国两制”究竟是个全新的事物,一方面,前无借鉴,在生长过程中难免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以至出现一些失误,这就要求咱们一定要严正按照《基本法》处事,坚守法令底线,落实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另一方面,也应看到,“一国两制”实行15年来,随着中国和香港形势的转变,出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新的、重大课题,如实行“两制”的内陆与香港在“一国”架构下的配合问题,两地一些详细制度、划定规矩、社会、文化等方面的互动与融合问题。实事求是地研究、解决这些课题,有助咱们把“一国两制”的巨大事业继续推向前进。

  李环(中国现代国际关连研究院)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mnursery.com